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文书

刑事上诉状

文章来源:神马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05-12-7 23:45:29   浏览量:[]

 

 

上诉人:沈沾君,男,197619出生,汉,小学文化,出租车驾驶员,住泸州江阳区邻玉镇长天堂村四社9号。

辩护人:毛旭斌,四川神马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因不服江安县人民法院(2005)江安刑初字第8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现提出上诉。

    上诉请求:请求将江安县人民法院(2005)江安刑初字第8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中判定上诉人“犯破坏电力设备罪”的判决,改判为犯销赃罪。

   事实与理由

    一审适用法律错误,上诉人的行为只构成销赃罪,根据刑法确定的罚当其罪的原则,应当予以改判。

共同犯罪至少必须具备在主观方面要有共同犯意;在客观上必须要有共同的破坏电力设备的行为才能构成破坏电力设备犯罪,而这两个必备条件上诉人均不具备。其理由:

.从主观方面看,上诉人与其他两名共犯无共同的犯意:

上诉人沈沾君的行为要构成破坏电力设备罪,必须是上诉人沈沾君对实施的破坏电力设备犯罪要与另两名犯罪嫌疑人达成通谋,但从庭审中质证认定的证据来看,没有证据证明上诉人沈沾君与另两名被告人共谋的证据,其理由:首先是有同案被告人罗先全在624向公安机关作的最后一次陈述为证,罗在回答公安机关问时“公安办案人问:沈沾君帮你们运这么多次赃物他晓得是偷来的不?商量过没有?  罗先全回答:他晓得,只不过每次的地方事前没有告诉他,没有和他商量,偷的时候才喊他的。  其次是而且在法庭的庭审调查时,罗先全和张报国均承认如果当时将变压器从电线杆上推下来掉到地上时,如果二被告人能够将已经破坏的变压翻转取出铜蕊就不会再去喊上诉人沈沾君来帮忙,所以证明在张报国、罗先全二人实施盗窃正在使用中的电力设备时,并未和上诉人达成盗窃电力设备的共谋。不仅如此,一审判决中也认定在张报国、罗先全二人准备实施盗窃电力设备时,上诉人还劝阻过二被告人继续实施盗窃行为(判决书七页第十)。上述事实充分说明,张报国、罗先全二人准备盗窃即将变压器从运行状态破坏成非运行状态前,三人并没有达成共谋。而且张报国和罗先全在在偷三块的变压器时,上诉人沈沾君因无法阻止他们二人继续进行盗窃,只好自己在的士车上睡大觉,该次盗窃能否成功沈沾君并不关心。沈沾君只是知道对方是去偷东西,他只是为了得运费而在车上睡觉等人打他的的士,至于他们能否盗窃成功、赃物能卖多少钱,他不管,因为他不管能不偷成功,偷的多还是少,他要的是运费。因此,判决书认定沈沾君犯破坏电力设备罪的认定与客观事实不相符,因为主观上,上诉人并没有与另两名被告人有盗窃正在使用中的电力设备的共同的犯罪故意。

二.客观上,上诉人没有与另两名被告人有共同的盗窃正在使用(或运行)中的电力设备的行为:

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参与了盗窃正在使用中的电力设备,与观察事实不相符,也缺乏证据来支持。上诉人沈沾君在张报国、罗先全偷三块这台变压器时,是在张报国、罗先全将变压器从正在使用状态中破坏成非正在使用状态的情况下,才因为张报国、罗先全因变压器陷入地里,他们不能翻转才要求沈沾君去帮忙的。 沈沾君之所以帮助其搬运已经被破坏了变压器也是出于出租车驾驶员为乘客服务的一种正常合理的本能的行为,并不是参与破坏电力设备。

根据刑法对破坏电力设备罪的规定,犯破坏电力设备罪可以是故意,也可是过失,二者均可以构成本罪,所以当张报国和罗先全二人将正在运行的变压器,采用非法的手段将其线剪断推到地上的那一刻起,张报国、罗先全二人的破坏电力设备罪的行为已经实施完毕。也就是说张报国和罗先全二人在将变压器从电杆上推下来后,若嫌废事放弃了,不再取变压器中的铜蕊了,也同样会因为破坏了正在使用中的电力设备,构成了破坏电力设备罪,不会因为不取铜蕊就不构成犯罪。而沈沾君是在另外两名嫌疑人实施完毕破坏正在使用中的电力设备的行为后,才到达二人的作案现场的,其间并没有参与其破坏活动的任何分工,在他们破坏电力设备时沈沾君是在车上睡大觉,对他们的犯罪能否实施成功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还劝他们放弃过,但二人坚持要另外找地方干点“活”,才叫沈沾君车上睡等有结果才通知他去运。沈沾君介入时,是在另两名犯罪嫌疑人因为已经实施完了盗窃(破坏)正在使用中的电力设备的行为,只是因变压器太重陷入田里不能及时搬走才找沈沾君帮助搬运上车。沈沾君赶到时见到的变压器只能算张报国和罗先全盗窃正在使用中电力设备成功后,未能及时运走的赃物,已经不能再叫正在运行中的电力设备了。 所以沈沾君的行为在客观上,不可能构成破坏电力设备罪。

三、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参与了张报国、罗先全盗窃三块这台变压器的赃,无充分的证据来支持。

一审查明的事实只能证明,二被告人有想分赃给上诉人的意思,但并没有事前和上诉人讲明,而且上诉人根本没有得到所谓的赃款。上诉人与张报国、罗先全在销赃后约定当天晚上见面,是因为上诉人只收取了两百元的运费,这笔运费和以往相比明显偏低,所以上诉人晚上去和他们见面的目的是想叫二人补足点运费,并不是去分赃。以此认定上诉人参与了分赃太牵强附会。

综上所述,上诉人的行为只构成销赃罪,不构成破坏电力设置罪。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应当予以撤销,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对本案作出公正判决。

此呈

宜宾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沈沾君

                                                                   二〇〇五年十二月七日  

 

  • 赵忠祥顶风“主持”违法广告被...

  • 冯祥泸律师被选为泸州第三届律...

  • 温家宝22日下午再次前往四川地...

  • 五天辗转七地视察灾情 温总理在...

  • 伦敦警方逮捕企图破坏圣火传递...

  • 破解执行难将全面提速——访最...

  • 食品安全法草案分组审议 分段监...

  • 两高出台刑法确定罪名补充规定...

  • 说声"对不起"起价80...

  • 法规缺失 医药代表卖假药几近失...

  • 非法集资呈三特点 公安部官员道...

  • 交强险:会不会成为一笔糊涂账...

  • 公安部悬赏通缉特大经济犯罪嫌...

  • 公安部发出A级通缉令缉拿黑社会...

  • 民警枪击村民后诬其逃犯 司法介...

  • 广州规定轻微车祸后未迅速撤离...

  • 4.28日央行上调人民币贷款基准...

  • 法官在法院内殴打律师 声称自己...

  • 国务院“刹车”汽车产业 明确指...

  • 25日泸州长途客车 翻坠贵阳23人...

  • 协勤不得穿制式警服 不得下达罚...

  • 李荣融称要继续深入推进国有控...

  • 河南林州一鞭炮厂仓库爆炸 死伤...

  • 四川原副省长李达昌涉嫌滥用职...

  • 警察妻子开网吧未成年随便进 记...

  • 兰州民警清查娱乐场所 抓多对卖...

  • 黑婚介“富婆”征婚骗钱 浙江男...

  • 药店监控录像拍下女贼偷手机全...

  • 裸聊人群调查:女教师因裸聊被...

  • 最高法扩编备战死刑复核 重大案...

  • 泸州超载大客贵州翻车 12人死4...

  • 在读博士生跳下7楼身亡 留遗书...

  • 摩根士丹利专家预言:国际油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