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新闻

警察妻子开网吧未成年随便进 记者造访遭打

文章来源:神马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06-1-14 10:34:38   浏览量:[]

警察妻子开网吧未成年人随便进 记者暗访遭打(图)

面对记者的质问,涉嫌指使歹徒殴打记者的西关派出所民警霍梦奇(左)说:“我不认识你”、“你记住自己说的话”

本报记者 佘樱 摄

点击浏览更多最新图片

警察妻子开网吧未成年人随便进 记者暗访遭打(图)

在“蓝精灵”网吧内上网的几乎全是未成年人

本报记者 佘樱 摄

警察妻子开网吧未成年人随便进 记者暗访遭打(图)

被多名凶徒打伤的记者

本报记者 佘樱 摄

警察妻子开网吧未成年人随便进 记者暗访遭打(图)

打人后,女老板的丈夫霍梦奇仍在网吧出入

本报记者 佘樱 摄

警察妻子开网吧未成年人随便进 记者暗访遭打(图)

打人事件发生后,还有学生进网吧

本报记者 佘樱 摄

■昨日上午,有人举报:西安点击查看西安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西郊的蓝精灵网吧,违规容留未成年人上网。本报记者在网吧采访时,女老板竟招来在西安市公安局莲湖分局西关派出所工作的丈夫———警察霍梦奇,霍指挥多名凶徒对记者进行围殴!

■更有甚者,该警察在派出所内嚣张地威胁记者:“你记住自己说的话!”昨晚11时许,警方已经介入调查后,女老板在派出所再次恐吓记者:“你早晚死在我手里!”

■涉嫌指挥凶徒打人的警察霍梦奇,昨晚接受公安莲湖分局督察队调查。

昨日上午,在学生家长衡先生带领下,本报记者小赵在西安西郊蓝精灵网吧内,找到了衡先生未成年的儿子,同时该网吧内还有近百名未成年人在上网。当记者亮明身份采访时,遭到网吧女老板的粗暴阻挡和言语威胁。

在记者和学生家长报警过程中,遭到六七名不明身份的男子殴打。现场的一名便衣警察更是全程扮演了策划和指使的角色,他便是女老板的丈夫———西安市公安局莲湖分局西关派出所民警霍梦奇。

记者拍照 网吧女老板阻挠

衡先生的儿子小杰(化名)今年14岁,平日特别喜欢上网玩游戏。昨日清早6时30分许,小杰早早背着书包上学。可当衡先生离开家时却发现,邻居家的孩子并没上课,“这时我觉得孩子在骗我,就打电话给他的同学,才知道学校今天放假,孩子肯定又去蓝精灵网吧了。”

衡先生提到的蓝精灵网吧,位于土门十字庆安宾馆院内。上午8时许,本报记者小赵随衡先生赶到网吧,现场了解未成年人进网吧的情况。记者看到,在网吧内上网的几乎全是未成年人,足有近百人。

衡先生进入网吧后,在众多孩子中,一开始并没有发现儿子小杰。当他准备离开时,才在一处角落看到自己的儿子。衡先生十分生气,便冲上前顺手抄起键盘向儿子打去。

网吧女老板郝莉看见有人砸键盘,便和一男子冲过来,抓住衡先生的衣领向外拉。此时,郝莉发现小赵正在拍照,就伸手挡住镜头,并抢夺记者相机,问小赵是干什么的。“她这样问,我就出示了记者证,但她仍抢夺我的相机,无奈我掏出手机报警,但遭到阻挠,手机也被抢走了。”小赵说。

警察指挥 凶徒围殴记者

手机遭抢后,小赵赶忙跑出网吧,赶到路旁公用电话亭,立刻拨通110报警。“我刚放下电话,从网吧所在的院内就跑出六七个男子,他们抱住我,拼命地拉住我不让我动。”小赵说。此时,一辆轿车在路旁停下,从车上走下一名身材偏胖的男子,向小赵走过来并大喊一声:“给我拉进去!”小赵被强行拉到院子里。

“刚到院子里,还没等我说啥,一个男子一拳先是将我的眼镜打飞,紧跟着又一拳将我打倒在地。”小赵说。为了保护相机,他顺势将相机抱在怀中,蜷着身体倒在地上。“我都不知道有多少人打我,只感觉有无数双脚在我身上、头上乱踢、乱踩……”据旁边一名目击者讲,当时不知道是记者被打,只看到一个男子躺在地上,六七个人不停地打着,打人者下手特别狠,把人打得特别惨。身材偏胖的男子始终袖手旁观,还对群众叫喊“都别在这看”,并将院子的大铁门紧锁。

与此同时,衡先生也在网吧内遭到另外一些人的殴打。他说:“只听见女老板说‘往头上和身上打,不要打脸’!”因为眼镜被打掉了,衡先生看不清楚,但能感觉到对方持一个碗状物向他雨点般地砸来,同时身上还被踹了好多脚。

小赵说:“几个人不停地打我,我大喊自己是华商报记者,对方还是不停手。”围观群众都在质问打人者,为什么要打记者,他们仍然继续殴打。直到出警的土门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几个男子才住手。

可当民警要把小赵带回派出所调查时,胖男子却阻挠民警办案,以有人砸网吧为由不让带人。随后经过协调,民警才将双方当事人带走。指使打人的胖男子是公安莲湖分局西关派出所民警,名叫霍梦奇。

威胁记者 “你早晚死在我手里”

昨日上午11时许,霍梦奇在土门派出所接受笔录。面对闻讯赶来的本报另一路记者的采访,他先是躲躲闪闪,随后又说:“我不知道具体情况,当时我不在现场。”而当小赵当面指认时,他却说“我不认识你”,更是用威胁的语气说:“你记住自己说的话!”

女老板郝莉则说:“当时他们砸电脑,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把他们向外推。”郝莉始终没有承认叫人打人的事。

但另一路记者见到被打的两人时,他们的头部和面部均流着鲜血,后经医院检查,衡先生被诊断为头部血肿;小赵左手三根手指擦伤,头部血肿。

昨晚11时许,警方让记者小赵去派出所指认两名打人者,但记者辨认后,发现不是当时的行凶者。记者在派出所再次见到了网吧女老板郝莉和她的丈夫霍梦奇,郝莉当面再次威胁记者:“你早晚死在我手里!”

相关法规

民警严禁“涉商”

《西安市政法干警从严治警十不准》规定:政法干警不准利用职权和职务上的影响为自己、配偶、子女、亲友谋取不正当利益。政法干警不准从事营利性活动,参与娱乐场所经营或为非法经营活动提供保护。

《国家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三条规定:公务员必须遵守纪律,不得有下列行为:贪污、行贿、受贿,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或者他人谋取私利;参与或者支持色情、吸毒、赌博、迷信等活动;从事或者参与营利性活动,在企业或者其他营利性组织中兼任职务;违反纪律的其他行为。

陕西省公安厅曾发出禁令:严禁公安民警经营或参与经营娱乐服务场所;严禁公安民警非公务携枪或着警服到娱乐场所消费;严禁下达或变相下达罚款指标……

莲湖分局表示将严查

昨日下午,西安市公安局莲湖分局党委已就此事召开紧急会议,随后派出了包括督察警在内的多警种、大量警力去调查此案。该分局纪委有关人员昨晚表示,无论此案与谁有关系,分局查实后,必定严惩。

对于本报严正提出的,要求重点、严肃地查处此案中涉黑涉恶部分的报案声明,莲湖分局纪委表示,会向分局党委汇报并积极调查。

昨晚11时许,霍梦奇已被带往公安莲湖分局督察队接受调查。

出事前嚣张

妻子急向警察老公求援

采访网吧,记者遭到阻挠,可接到妻子电话赶到现场的民警霍梦奇却指使7名男子殴打记者。通过了解得知,此人原来与网吧老板是夫妻关系。

指使殴打记者的民警叫霍梦奇(西关派出所提供),现年50岁。据了解,半年前,他是西安市公安局莲湖分局土门派出所民警,因为一些原因,才被调到该分局西关派出所工作。记者在蓝精灵网吧所在院内采访,一名老人得知要询问早上的事情,便摇头连说:“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要问我。”而此时,一名自称姓李的女士打通记者电话称,网吧就是霍梦奇办的,平日里在这一带名声特别差。

为核实李女士反映的情况,记者先是来到网吧旁的宾馆,一名服务员说:“网吧是霍梦奇和他妻子一起开的,租用的是宾馆的地方,已经在这里干了3年了。平日里有很多孩子来上网,就是没人管。”临走时,服务员叮咛记者,千万不要告诉是谁说的这些情况。

上午11时许,记者来到蓝精灵网吧,门口的工作人员拦住记者说:“你们干什么?要了解早上的事情到派出所去。”记者在墙上看到,该网吧的法人为郝莉。一名自称是郝莉母亲的老人说:“霍梦奇是郝莉的爱人,我刚到,早上的事情我不清楚。”据西关派出所民警介绍,昨日早上,民警们正在点名,霍梦奇突然接到个电话,便请假说“妻子打电话过来,说有点事情要处理”,随后他就匆匆离开了。

出事后慌张

老板把学生挡在网吧外

昨日中午11时30分许,记者小赵被打后,本报另一路记者赶到蓝精灵网吧,看到仍有四五个人在上网。还有很多学生聚集在楼下,跑进网吧后,又匆匆离开。一名背着书包的男孩说:“网吧今天不让小孩上网,他们说有人要来检查,大人可以上网。”“平时我经常来上网,从来就没有人管过。”一名女孩嘟囔着离开了。随后,又有近20名学生陆续来到网吧,也都“扫兴”地离开了。

下午1时许,记者再次来到网吧,看到郝莉和霍梦奇守在网吧外,30名学生从网吧后门走出。当看到记者时,他们则一哄而散。随后郝莉来到马路边,只要看到来上网的未成年人,便马上将孩子拦在门外。

网吧周边群众反映,该网吧经常容留未成年人上网,无论休息日还是上课时间,有些孩子看上去也就10岁左右,网吧从未阻拦他们,而且还为很多学生办理了长期上网卡。

而在庆安中学附近,许多学生家长表示了对蓝精灵网吧的深恶痛绝。孩子每天都去上网玩游戏,严重影响了学业。甚至有些学生还逃课上网,家长上班没时间管孩子,学校又不知道学生干什么去了。“老师都知道学生经常去上网,但他们却没有办法管,蓝精灵网吧已是附近学校学生的聚集地,却始终没有相关部门治理,反而越发猖狂!”一名学生家长愤怒地说。本组稿件均由本报记者 佘辉/文 佘樱/图

 华商网 - 华商报

  • 赵忠祥顶风“主持”违法广告被...

  • 冯祥泸律师被选为泸州第三届律...

  • 温家宝22日下午再次前往四川地...

  • 五天辗转七地视察灾情 温总理在...

  • 伦敦警方逮捕企图破坏圣火传递...

  • 破解执行难将全面提速——访最...

  • 食品安全法草案分组审议 分段监...

  • 两高出台刑法确定罪名补充规定...

  • 说声"对不起"起价80...

  • 法规缺失 医药代表卖假药几近失...

  • 非法集资呈三特点 公安部官员道...

  • 交强险:会不会成为一笔糊涂账...

  • 公安部悬赏通缉特大经济犯罪嫌...

  • 公安部发出A级通缉令缉拿黑社会...

  • 民警枪击村民后诬其逃犯 司法介...

  • 广州规定轻微车祸后未迅速撤离...

  • 4.28日央行上调人民币贷款基准...

  • 法官在法院内殴打律师 声称自己...

  • 国务院“刹车”汽车产业 明确指...

  • 25日泸州长途客车 翻坠贵阳23人...

  • 协勤不得穿制式警服 不得下达罚...

  • 李荣融称要继续深入推进国有控...

  • 河南林州一鞭炮厂仓库爆炸 死伤...

  • 四川原副省长李达昌涉嫌滥用职...

  • 警察妻子开网吧未成年随便进 记...

  • 兰州民警清查娱乐场所 抓多对卖...

  • 黑婚介“富婆”征婚骗钱 浙江男...

  • 药店监控录像拍下女贼偷手机全...

  • 裸聊人群调查:女教师因裸聊被...

  • 最高法扩编备战死刑复核 重大案...

  • 泸州超载大客贵州翻车 12人死4...

  • 在读博士生跳下7楼身亡 留遗书...

  • 摩根士丹利专家预言:国际油价...